在切尔诺贝利发性感照,到底有多“不雅”

3小时前

?虽说电视剧《切尔诺贝利》有许多不实之处,但大部分老外并不懂得这些,只剩下一片赞叹感动和……网红去当地打卡的“骚操作“。

普通网红都要被媒体批判一番“不尊重”,那如果是拍摄并发布性感照片呢?

当然要被喷成渣。

但不可否认,性感照片就是好使。据英国《镜报》报道,她的社交平台粉丝数甚至激增两倍。

在切尔诺贝利发性感照,到底有多“不雅”

这位网红还趁势倒打一耙,反击媒体,顺势再造话题。她说自己的照片不是在切尔诺贝利拍的,只是发照片时定位在那,媒体自己没核实就瞎喷!如果换了是特朗普,肯定差不多就要定性fake news了。

事情基本就是这样,网红是不是蹭热点,自己心中有数。

值得探讨的是,假如艺术家真的在一个着名景点创作性感甚至裸体作品,是否真的合适?

我在过去的文章里提到:

“如今在知名景点拍摄裸体照,已不是多么惊天骇俗的创作方式,创作者公布的意图也完全可以为大众所理解。

比如ENKI Eyewear这对摄影师模特组合,日前在梵蒂冈拍摄裸照被捕。模特玛丽莎·帕彭(Marisa Papen)承认自己对宗教贪婪的一面持消极态度:梵蒂冈真的是向人们施以援手的地方吗?这些建造宏伟的教堂真的向那些受苦的人们打开它们的大门了吗?

这是内心真实的表达,还只是为了玩一把找借口,恐怕无人知晓,但至少是现代社会、现代艺术能够接受的创作思想。”

同样地,就算真在切尔诺贝利拍裸照,也可以找到说得过去的借口,比如“为了追寻毫无遮掩、赤裸裸的真相”,“为了哀叹肉体的脆弱”。

在切尔诺贝利发性感照,到底有多“不雅”

更何况,单纯的人体美本来就是人类艺术史上不可回避的一部分,景物与人体的对比、景物对人体的烘托也是近代以来的常见操作。

从艺术角度讲,人体本身是没有什么禁忌的。

当然,知名景点里搞人体艺术,难免会与部分人群的观念发生冲突,比如王动(WANIMAL)在故宫拍摄人体,可能就伤害了亚博娱乐平台入口人民的感情。

前面提到的帕彭还以哭墙为背景拍摄裸照,一些虔诚的犹太教徒愤懑不已,但对于我这样的无神论者而言,也没有多少不适感。

在切尔诺贝利发性感照,到底有多“不雅”

假如这些照片没有流传到网络上,而只是在小范围内鉴赏,可以说实质上是没有任何阻碍和不良影响的。

但公开这类作品,诱惑太大了。

比如说,王动这样的职业摄影师可以靠别的作品赢得业内地位,但如果能在公共领域获得更多的名声——不管是美名恶名,都有可能推动专业评价。

当然,这也是双刃剑,如果过于恶俗,违反政治正确,公共领域的恶名对专业评价也有负面影响。如果过于迎合公众趣味,即使有美名,也未必能得到专业人士的首肯。

至于已经受圈里认可的人体模特,按照摄影师的想法在知名景点完成作品后,无损于其职业地位,甚至可以说完成类似拍摄本身,也是职业素养的体现。公开有争议的照片,可以更加名声大噪。

而网红起点比较低,更需要在公开平台上招摇、博出位,才能存活下去,或“晋升”成为受圈里认可的知名模特。

同样是在网络时代混,网红压力最大,所以“炒作技术”最精。不仅靠肉体(虽然大部分情况下确实是美丽的肉体)招摇,还要卖个破绽,再回过头来道歉、反击假新闻,多次炒作。

过去摄影师、画师能出名,人体模特少有能出名的,大众媒体时代比如Playboy的女郎们出名的概率大大提高,而网络时代的炒作确实带来了全新的模式。

在当今万众参与艺术创作的相机时代+网络时代,这也许是对传统艺术最大的冲击。同时,很多作品也确实保持了一定的水准,颇具美感,与职业摄影师的差距并不大。

然而,当代艺术界与普通受众虽然有时两看相厌,但在网络冲击下却有一定一致性。艺术界仍有大批人希望维持着一定的防线,“嫩模”终究是嫩模,最多只是独立艺术工作者,并不想让她们轻易登上大雅之堂。

未来会有改变吗?

猜你感兴趣

更多 >>

评论

评 论

热门评论

真正不雅的是那些马赛克

这叫艺术,艺术懂不懂,万恶的马赛克

万恶的马赛克

更多精彩内容

热门图集